桃磁健康网

潮喷了快点用力啊抱我 地下暗河的水居然喷得这么高

admin

他的反应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时光笑而不答,他点头示意着自己知道,但薛佑湘却感到异常恐慌,她看不见时光眼眸中的自己,也察觉到时光些微的变化,但是他没开口,她也就不敢询问。

"湘湘,过两天,我有话想要跟你说。"时光伸手大掌轻抚着薛佑湘的头。

"好!"薛佑湘灿烂的笑着。

她并不晓得狂风暴雨正向她袭卷而来,又或者她早已有了察觉,却绞尽脑汁想要避开这凶猛的一切。

约定好的隔天草草结束,薛佑湘进到图书馆见了时光后整个人心神不宁,她提心吊胆就怕自己忧虑的事情发生,可时光待她一切如初,一就会说些话语调戏她,也喜欢替她把发丝挽到耳后。

再隔日,薛佑湘害怕到跑去找余宛谘询。

潮喷了快点用力啊抱我   "你怎么回的?"余宛撑着侧脸,心不在焉的询问,视线全投射在手机上。

"我说……你是我喜欢的样子。"薛佑湘怯弱的开口。

"你是不是白痴啊,什么叫做喜欢的样子,就不会说一句“我喜欢你”吗?"余宛瞬间放下手机,瞪大双眼直视着薛佑湘。

"可是、可是真的是我喜欢的样子,但我也喜欢他啊!"薛佑湘无力的反驳。

"我跟你说,当男人在问这种事情的时候,就是要正面回答,就跟女人问男人“你爱不爱我”是一样的道理你懂吗?更何况告白的时候不是也有讲过,你到底是在别扭什么,难怪时光会生气。"余宛像个机关枪似的拼命的发射子弹,让薛佑湘闪躲得措手不及。

"原来是这样啊……"薛佑湘点点头。

"所以我说你就不用再害怕了啦!时光很快就气消了,他可是爱你爱的要死。"余宛摆摆手,顺便赏了薛佑湘一记白眼。

"可是、可是……"薛佑湘着急地开口。

啊……啊……好爽   "还有什么可是?"

"我感觉到他好像要离开我了,他说有话要跟我说……"敛下眼眸,薛佑湘感觉心跳正在加速,她看着余宛又道:"你最近有没有听关陈说过时光什么?"

"嗯……没有啊。"余宛转转眼珠子,然后轻轻摇晃脑袋。

薛佑湘不再向余宛提出问题,她知道无论自己丢出任何疑问都得不到答案,也许她的心底早已知晓,但她依然装作不懂得,倘若来如此逃避下去也无妨,那未必是一件坏事。

她会好好鼓起勇气对时光喊出喜欢,也不会再向从前不敢表达,她不能再重蹈覆辙。

她再也不是以往的她,是时光带给她一切美好,是时光的穷追不舍才让他明了自己想寻求的模样,只有他存在于自己的世界中,她的世界才能称得上完整他默默祈祷时光的怒气赶快烟消云散,她晚上通电话的时候会镇重向他道歉,不会在一天拖过一天。

洗完澡后薛佑湘躺在床铺上,时间超过九点半手机都还未响起,她忍不住传了两封讯息给时光,但迟迟未收到回应,她大字形的姿势在窗铺上沉思,盯着天花板,老感觉右边眼皮在跳动。

九点五十五分,手机终于响起,薛佑湘赶忙凑道耳畔接听。

"喂,时光。"她慵懒地喊着他的名字。

"嗯,抱歉我回来晚了,你要睡了吗?"时光的语气里带着一股疲倦,懒洋洋地响起。

"没关系,我们聊一会,我再睡。"薛佑湘笑出声。

"那我有话想要现在告诉你。"时光缓缓道来。

"时光,你下次休假是什么时候,我们出门晃一晃好吗?"薛佑湘抱着抱枕,一手拿着手机兴高彩烈的询问。

"湘湘,我有事情要跟你说。"时光的口吻显得凝重。

"我有几本想买的书,你觉得我应该下手吗?"薛佑湘俨然装作没听见,继续畅谈自己想说的话。

她在恐惧,她已经能够猜测到时光即将要说的话语,可是她不想要听见,她不想要去承受,不想要明白。

"湘湘……"时光无奈的轻声呼喊。

"拜托、拜托不要说。"收起扬起的弧度,薛佑湘的眼眶泛出累积已经的泪水。

"你该明白的,我一定得告诉你。"时光的嗓音格外低沉,一字一句都变得缓慢。

薛佑湘沉默不语,指甲陷进掌心里,她一边等待着电话那头的时光开口,一边又恐惧他的声音娓娓响起,她听见时光重重叹出一口气,那一刻,眼珠从眼尾滑落。

"湘湘,我要出国了。"

"所、所以呢?"她哽咽着,紧闭双眼害怕听见真相。

"别等我了,去找更好的人吧。"

话语刚落便被切断电话,薛佑湘始终不明白那句话是含义,或者应该说她不想去面对,这样突如其来的一股冲击她难以接受,世界里晴空万里的天气瞬间乌云密布,她不懂,也不想懂得,明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破坏者,也不曾吵架,更没有谁不爱谁……

无论薛佑湘重新拨打几通电话都是无人回应,传的讯息也全部未读,她甚至有一股冲动想跑去时光家门前,可她是个路痴,记不太清路线,时间又落在半夜十二点。

她只能一脸呆滞的愣在床铺上,眼前的画面感觉天旋地转,她往后一躺,阖上眼眸想试图进入睡眠状态,只是脑海中全是时光的身影。

不知何时陷入梦湘,再度睁眼的那一刻已经是清晨了,薛佑湘扯开嘴角以为是一场梦境,但当她拿起手机查看时,又跌落到地狱。

电话依旧无人接听,讯息依然没有被接收,薛佑湘慌张的只能向余宛求助,可余宛也迟迟未回应,她鼓起勇气传了讯息给关陈。

关陈给了回应。

关陈:"十二点半的飞机,在××机场。"

薛佑湘瞄一眼手机,十一点半。

薛佑湘没有任何犹豫,随意换了身衣服便抄走包包、钥匙、外套冲出门外,跑出巷子到大马路招计程车,却没有半台车辆愿意停留,她拨通电话直接喊一台,须臾,黄色计程车来到眼前。

她不停催促着司机,司机也只能为难的维持在道路最高速限,而薛佑湘忐忑不安地低头盯着手机,时间正一点一滴的流失,薛佑湘耳里只听得见自己强烈跳动的心脏声,她抚着胸口,似是有股寒冷的感觉逐渐散开。

终于行驶至目的地,快速的付钱下了车,还没到走进机场大厅便远远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恰巧,遇上了他时光。

十二点零五分。

纯白色的衬衫搭配着黑色西装裤,修长与精壮的身材毫无遮掩,他拖着沉重的行李兴伫立在大厅内,戴着一副墨镜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,薛佑湘没有靠近,她静静地站在门口凝望,嘴角扯出苦涩的弧度。

她站在原地有一会儿,警卫都好奇的上前询问,可她只是摇摇头。

那抹身影终于开始移动,她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机场大厅,她没有哭泣,也没有上前追赶,更没有出声呼喊,她安静的杵在原地一动也不动,直到再也看不见时光,直到人潮一波又一波的流动,薛佑湘只是看了眼手机,然后转身离去。

"三天……三天就好了。"

薛佑湘是擅长遗忘的,她分手向来都是毫不客气、丝毫不留恋,她也会难过,只是对于失去她不想在乎太久,因为她深深明白失去的东西不会再回来,他已经没有保留的带走她的全世界。

说完话的她,嘴角不自觉上扬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