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磁健康网

快点啊我还要亲下面痒 夏天的蚊子真的有毒

admin

"佑湘学姐,你绝对不可以对我说谎哦。"

刚交往的那阵子时光总是在叮咛薛佑湘,或许是察觉太多次,时光开始感到恐慌,即使知道薛佑湘面对自己时,已经不会撒那种小谎言,但以防万一,那是他们约定好的……公开的秘密。

薛佑湘是遵守信用的人,更何况在面对时光的时候,她的的确确掰不出任何一句谎话,感觉就像是被法官审判似的,他的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总能精准地捕捉到她。

不撒谎也无妨,在他面前,她从来都是毫无保留。

"关陈呢?"薛佑湘卸下肩上的包包摆到一旁,看着正专注在手机上头的余宛。

"打工。"余宛瘪瘪嘴,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。

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   "余宛,你真的没资格说我。"薛佑湘扯开嘴角。

"不是啊,时光跟关陈真的是两种性子的人,不能比较的,我们关陈比较木讷啊!我得……多体谅点。"余宛是咬着牙将话说完的。

"别在那边口是心非了,讯息都传了十封,关陈都快被你烦死了。"瞄一眼余宛的手机萤幕,薛佑湘赏给余宛一个大白眼。

"薛佑湘你找死啊。"余宛用力从鼻子哼出气。

"没有,刚好而已。"薛佑湘笑咪咪地露出一口白牙。

薛佑湘喜欢和余宛拌嘴,她知道美艳动人的余宛从来不缺朋友,虽然总是被涂抹上的化妆品遮掩,但她知道卸妆后的余宛依然是一名清秀佳人,比不上水汪汪的大眼眸也拥有一双勾人的媚眼,小巧的鹅蛋脸和粉嫩的小嘴,身高有标准的一米六五,她不是那种艳丽女人,也没有一丁点的可爱感,令人难以想像的是她身上有种淡雅高傲的气质。

余宛大她两岁,是个半工半读的假学生、真社会人,家庭经济是小康,父母一个公家机关一个服务业,也可以说她是个不知民间疾苦的小公主,但她才没有,除了个性泼辣以外,她意外的刻苦耐劳。

薛佑湘有好多次有尝试将余宛的那张假面具撕下,但那似乎是事实,她见识多广,总能给懵懂的薛佑湘良好建议,甚至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只有余宛愿意毫不计较的对她伸手。

快点啊我还要亲下面痒   她喜欢这个朋友。

走过漫长岁月,只有她从来不问自己需要什么,而是她拥有什么,薛佑湘就有什么。

"宛宛,认识你真好。"手掌托着脸蛋,薛佑湘冲着余宛露出花痴般的笑颜。

"少在那边恶心了,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啦!"余宛一脸惊恐,不断的搓磨着自己的手臂。

"你真的很没情调欸。"薛佑湘咂嘴。

"那也不关你的事。"余宛笑咪咪的说,停顿一会又道:"你跟时光最近还好吧,感觉你们相处的时间似乎变少了。"

"还好,我们每天都会通电话,偶尔有时间也会在图书馆碰面。"薛佑湘悠闲的滑动自己的手机。

"时光那臭家伙,光顾着赚钱。"

"没关系啦!"薛佑湘无奈的笑着。

"嗯,对了,还有一件事啊!"余宛蹙眉,神情有些变化。

"什么?"薛佑湘一脸疑惑。

"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喜欢上时光的,你喜欢他哪里啊?"

薛佑湘的脑海中浮现出时光的面容,喜欢他的眼睛、鼻子、眉毛、嘴巴、耳朵,喜欢他说话的嗓音,喜欢他手指的线条,喜欢他精瘦的身材,喜欢他展开笑容的模样,喜欢……他的全部。

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是他记不得的那是跌倒,还是他挺身而出面对混混的时候,还是他强迫带她去看鬼片的那刻?

薛佑湘感觉自己的思绪紊乱,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她却想破头也没有解答,甚至连一句"喜欢他"都有些难以启齿。

其实仔细想来,她从前和男生交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亲口说"我喜欢你"这句话,感觉比"我爱你"还要更加赤裸,所以她宁愿用传讯息的方式,也绝对不轻易开口说,大抵是感到恐惧,那样的话语是一种誓言,薛佑湘深怕自己给不起,但她也恐慌,如果有一天……

没有正面回应余宛的话题,时光的电话打断他们的约会,薛佑湘匆忙留下钞票便离开和余宛相约的咖啡厅,回到学校的图书馆去寻找时光。

老地点、老位置,时光正坐在那儿打盹,他的面容看起来有些疲惫,手指头上多了两个ok绷,薛佑湘放慢脚步靠近他。

薛佑湘正想伸手触摸时光,却被时光一把抓住坐到他身边早已拉开的椅子上头,他呢喃着:"湘湘,你来啦。"

她嫣然:"嗯,你很累吗?要不要睡一下?"

"没关系,只是刚刚的课实在是太无聊了。"打了个大大的呵欠,时光眨动他惺忪的眼眸。

"你下次休假是什么时候?"她问着。

"我明天没有班,课的话到下午三点。"时光掏出手机看一眼萤幕上头的行事历,据实以报。

"我三点半下课,你要等我吗?"薛佑湘思考一下,然后回应。

"嗯,我在图书馆等你好吗?"他的手指缠绕上她的发丝。

"好。"

他们没有对话的时候也不会矛盾、尴尬,他会深望着她,她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对他们而言,只要能静静地陪伴着彼此,便是最浪漫的时光。

时光眨眨眼眸,像是灵光一闪,他先是抿唇窃笑,然后开口说话。

"湘湘,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哦。"时光盯着薛佑湘红扑扑的小脸蛋。

"知道啦!每次都说,是不腻吗?"她娇羞的撇过头。

他的嗓音真的相当迷人,每一次开口都让人神魂颠倒,虽然同样的话语她已经听了不下数百次,但次次都像是初恋,他声声的告白,从未间断过,不是肉麻恶心的诗句,也不是令人作呕的情话,轻柔的是一阵风,搔刮着耳朵。

让人忍不住抬起手,抚着自己的耳边。

"湘湘。"时光伸手触摸着薛佑湘的耳垂,手指轻轻弄着那垂挂式的耳环。

"嗯?"薛佑湘没有抬头,只是带着笑意单音应声。

"那你呢,你喜欢我吗?"

很多时候,人们都应该立即去抓住那颗摇摆不定的心,因为它坚强的外壳开始脱落,而他们便是唯一能保护住的柔软外衣。

薛佑湘顿了顿,她感受到时光的手离开她的肌肤,她猛然抬起眼眸和时光四目交接,她似是看见他眼眸中那一丝丝的忧伤,无助的眼神像是贯穿她的心脏,她颤抖着双唇微微张开,试图想伸手触摸。

他退后。

"时光、时光,你一直都是我喜欢的样子啊!"

他们总是在追逐"喜欢",找到了那个每一面都讨欢心的命中注定,可人类始终是单纯的动物,如果单纯的词语都无法从口中说出──

或许是那一刻,薛佑湘停顿的那几秒钟,已经将时光坚强的外壳,打碎。

他没有不信任薛佑湘,他是在责怪自己,是他过于心急,是他太擅作主张。

她的嘴角,没有上扬,他却在等待,这是一场谎言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