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磁健康网

我把婶婶拉进玉米地里 玉米地里的玉米被压坏了好多

admin

她又听见阎罗王咖咖咖的脚步声,像来自地狱的脚步声。

全班都已经知道了,她又变成目光收集器,她低着头,谁都不敢看。

"许文婷,你很有本事啊,还骗老师嘛,亏老师这么关心你,特地打给你妈妈,你真的太有本事了,下次月考你的平均如果没有达到八十五分,我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。"

原来这就是掉入十八层地狱的感觉。

算命鬼:"你看吧,我就说你做什么都一样。"

对,现在又回到原点了,今天鬼王没跟着她,又是这三只鬼。原本她追锺子澈最大的目的,就是不要她的高中生涯只有读书,现在没追到,还被讨厌就算了,还要拚平均八十五分,她上次可是只有八十一啊。

娇妻被多p的刺激努力的结果居然是要比之前更用功读书。

太挫败了。

有三只鬼盯着,许文婷不管多悲伤,也只能打起精神来上完这堂课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下课,就听见其他女生在窃窃私语,"哈,真是活该,谁叫她要说谎。"

"对啊,这种人难怪在班上没朋友。"

"就是啊,谁要跟会说谎的人做朋友。"

许文婷桌上用来与鬼对话的白纸,被她无意抓的皱巴巴。

不知道这个风波何时才能过去。

我把婶婶拉进玉米地里许文婷鼓起勇气转头看锺子澈,他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位置上,不知道在写什么。

"子澈,你在写数学作业啊?好厉害,你都是利用下课时间写的啊,能不能教我这一题?"马上有女生利用机会去接近他了。

许文婷叹了一口气。

锺子澈还没回答,就又有女生接上:"唉呦,你成绩那么好,哪需要子澈教你啊,子澈教我比较好,我上次平均只有七十八,我不想拖累大家。"

"不要。"

气氛一时尴尬,陈世恩凑过来:"他的意思是,你们都不差,不用那么认真啦,今天才开学第五天欸,不然我来教你们好啦,反正我很闲,子澈太忙了啦。"

两个女生这才释怀,却也没真的想学,根本不理陈世恩,两人的目光漂过去林奕婕那边,"是说我们成绩不差的,都这么认真了,她成绩那么差还在干嘛?"

"就是说啊,最好不要拖累我们。"

她们的声音尖锐又突出,林奕婕想听不到也很难。

林奕婕正跟两个女生聊天,一听到就转过头来,"喂,我也不想拖累你们,要怪就怪老师,干嘛把所有人都绑在一起,超讨厌。"

有男生听到插了进来:"你就直接说你笨,读不了书啊,干,敢拖累我们你就死定了。"

"谁笨啊,我要是想读,你们通通会输给我。"

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大笑起来。

林奕婕胀红了脸:"不信就等着看啊。"

陈世恩看不过去:"唉,你们干嘛这样,考一次不好不代表永远考不好啊,对不对,子澈,你这个永远的第一名说说看,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。"

锺子澈看向他一眼:"嗯。"

就他轻轻地一声,所有女生再也没有反驳的意思,全都开始附和,刚刚的嘲讽像不存在一样,气氛又和好如初,林奕婕的脾气也是来的快去得快,一下子也不在意了。

男生也没了吵架的兴致,毕竟,这才开学第五天啊。

距离鬼门关还很远呢。

以前妈妈就告诉许文婷,这世上没有鬼门开也没有鬼门关。

鬼没有,人却有。

暑假的时候,鬼门开,人都跑出去玩了;一到了九月开学,鬼门关,人就都要回学校关起来,读书。

一般人的鬼门关,大多都是考前一两个礼拜。

可是许文婷的,却是每一天。

都是鬼门关。她都还不是鬼,就已经被关着了。

她天天跟鬼关在一起,她觉得自己也要像鬼了。

尤其是说谎后,大家都把她当空气,没有女生要理她,问问题都要被无视。

许文婷想,放学后,放学后就没事了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,她从教室走到停车棚去,正巧看见林奕婕拿着玻璃水壶边走边喝水,碰,被人撞倒了。

林奕婕趴在地上,水壶破了,碎玻璃到处都是,她的右手手心被扎了两三孔,她用左手将自己撑起来一看,碎玻璃还扎在手心里。

两个女同学叫起来:"奕婕对不起,我们陪你去保健室吧。"

"不用啦,我自己处理就好了,你们有面纸吗?"

"有。"其中一个女生从口袋拿出一包面纸,抽一张给她。

林奕婕用左手心捏着面纸,想要先将碎玻璃拔出来。

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,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:"去保健室,不然伤口会感染。"

标签: 娇妻被多p的刺激 我把婶婶拉进玉米地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