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磁健康网

女友被粗大的猛烈进出 发誓以后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

admin

这个有脚的人,正是她的母亲许素兰。

许素兰看着这一人一鬼,淡淡地说:"我还在想房子里怎么气场不太对,原来是有个不知死活的鬼混了进来。"

女友吓得浑身发抖:"妈......他......"

鬼王却笑了一下:"嘿嘿,我怎么不知死活?我知道啊,我早就死了。"

三只鬼跟在她身后进来,情伤女抬着鼻孔看他,准备看他怎么被打得死第二次。

"你还有时间开玩笑,快跑啊!"

女友被粗大的猛烈进出"女友,我等一下再找你算帐,你先进房间。"

三只鬼像往常一样跟着她,要监督她,要执行母亲的命令。

鬼王看不下去:"女友,你跟我走。"他拿起桌上的一支笔:"抓着这个。"

女友情急之下就抓住了,鬼王就带着她跑了。

不是跑,是飞,感觉脚都不是自己的。

夜晚的风迎面吹来,两人都非常开心。

可是一回头才发现,并没有甩掉母亲。

鬼王愣住了,"怎么还阴魂不散?"

兽人巨物太大坐"妈,你要打打我,不要打他,他会魂飞魄散的。"

"不用着急,我等一下就会打你。"

鬼王感激地看着她:"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"

"你不懂,从以前到现在,就没有鬼打得过我妈。"

"那我可能是第一个,不过对不起,我不能带你走了。"说完鬼王就跑了,她妈妈紧追上去。

三只鬼跟上来,小老头一脸严肃:"胡闹够了,可以回家了吧?"

女友也只能乖乖回家等消息。

从前,她看过很多被母亲捉回来的鬼,被符咒贴了脸,母亲一摇铃,让鬼往西,他绝对没办法往东。

有时候,她也怀疑自己什么时候也被贴了符纸,只是自己不知道。

那些被贴了符咒,拘在客厅的鬼,一点也不可怕,她从小最常含着棒棒糖看那些鬼对她资牙咧嘴,怒吼恫吓。

她一点也不害怕,因为她知道,再怎么样鬼都无法挣脱符咒的束缚。

有时候她觉得那比电视还好看,她常常被鬼扮的吓人鬼脸逗到哈哈大笑,只是有时候,放在客厅角落的镜子让她觉得可怕。

因为镜子看不到鬼,从来只照的到自己。

只是今天,今天竟然不一样。

等回来的是面色苍白的母亲,和面色没有那么苍白的鬼王。

鬼王没有被母亲贴了符咒,还大摇大摆的再进家门。

一人三鬼都震惊的把下巴掉到地上。

就在他们以为,许素兰会崩溃的做出什么可怕的事,比如祭出更可怕的道具来同归于尽之类的,然而许素兰只是在沙发上坐下,还指了指沙发另一头让鬼王坐下。

鬼王也坐下,母亲开口:"女友先进房间。"

女友一步三回头在另外三只鬼的监督下的进了房间。

"你到底想干嘛?"

"我只是觉得你女儿有权决定自己要做什么。"

"她还小,还未成年,她没有智慧去决定,你跟她相处了几天,应该也可以察觉,她一向高估了自己,她想做的其实都没有能力做到,她能做的只有读书而已。"

女友在房间里竖起耳朵偷听。而三只鬼直接靠在门边偷听。

"是没错,但这是可以训练的,不然等她出了社会,好文凭也不能让她勇敢,她一样什么都做不了。"

"这个我同意。"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答。

鬼王愣了愣,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。

"如果要让文婷勇敢,是不是要让她练习克服恐惧呢?"许素兰的语气一点都不像在提问。

"对啊。"

许素兰微微一笑:"那你知道文婷最怕什么吗?"

女友突然汗毛直竖,有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"什么?"

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:"她最怕老鼠。"

"那我觉得可以让她先克服对老鼠的恐惧,这样她就更勇敢,她以后就比较不容易害怕。"

"很好,我明天就去买老鼠。"

老鼠,谎话被拆穿,被排挤,被老师处罚。女友第一次有世界末日的感觉。

拜托明天不要来。怎么鬼王是一个猪队友啊。

可是今天也要完蛋,她听见许素兰的脚步声。

 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