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磁健康网

两个体育生男友 我这样做是不是很不道德?

admin

许文婷咬牙切齿,又不能让阎罗王发现她在生气,深吸了一口气才说:"老师,我们是差点被车撞。"

"喔,原来是这样啊。好,上课。"

台下又窃窃私语起来,老师:"好了,现在翻到第十八页。"

可是那些窃窃私语还是比老师的教学声更快地钻进许文婷的耳朵里。

"原来许文婷的爸爸这么可怕啊?"

"听说她是单亲,所以是因为家暴才离婚的。"

我与亲生的性关系"子澈人真好,还好心陪她回家。"

"对啊,她是也很令人同情。"

"现在想想,难怪她会自言自语,一定是家庭不好才这么奇怪。"

"蛤?她会自言自语喔,怎么这么可怕啊。"

许文婷都忘了自己怎么熬过这一天的,后来鬼王回来,许文婷也没把事情告诉他。

一直到放学,那群窃窃私语的女同学靠过来:"文婷,我们陪你回家吧。"

许文婷有些错愕,可是这些女同学拉了她就走,没给她机会拒绝。

一路上这些同学对她施以同情的眼光,还不停的提问:"一定很辛苦吧?"

两个体育生男友"你小时候常常被打吗?"

"什么时后离婚的?"

"你一个人在家会很孤单吗?"

许文婷都摇头,或以一两个字敷衍过去。

她一直都羡慕别人有朋友,可以一起回家,一起出去玩,以前身边有鬼,根本没有这种机会。

现在有了这种机会,却不是她想要的机会。

最后他们转而问:"昨天子澈是怎么救你的?"

许文婷省略掉自己冲出门找他,只说:"我差点被车撞,他就拉开我。"

一群女生投以星星眼,"好帅啊!真好!"

之后又有点忌妒的说:"子澈人就是这么好,他就是同情你啊。"

不只许文婷一路上很烦躁,鬼王也觉得讨厌,但他说话只有许文婷听的到,不如不说,免得又添许文婷心烦。

想是撑到回家就没事了,没想到结果比她想的还要糟。

在到家门的前一刻,她遇见隔壁阿姨。

"婷婷啊,回来啰,妈妈还没回来齁?"

许文婷点点头,并不想交际,就要直接开门走掉。旁边的女同学却突然跟阿姨聊起天来:"阿姨,最近有没有人来找文婷?"

"没有啊,你说谁?"

"就是她的爸爸啊,听说很可怕欸。"

"他就夭寿欸,不过在文婷小学时就离开了,应该是......"

许文婷赶紧打断:"阿姨,你是不是要煮饭了?"

邻居阿姨:"对啦,喔,我赶快回去煮。"

许文婷松了一口气。

却又听身后大嗓门的阿桑说:"不用怕啦,最近又没有消息,也没看到人。"

许文婷背脊凉了一片,比鬼站在后面还凉。

女同学:"那文婷怎么会说爸爸会回来呢?"

许文婷:"我前几天好像看到他了。"

女同学:"那还是小心一点好了,赶快回家吧。"

许文婷点点头,说谢谢你们陪我回家。

正要挥挥手躲进家门时,刚买菜回来,跟文婷妈妈最熟的阿姨说:"啊你爸早就过世了,你妈没告诉你吗?那种人齁,死好活该。"

许文婷哭丧个脸:"她没告诉我。"说完就以最快的速度要开门进去,偏偏老旧的钥匙孔,转半天才转开。

女同学群起激愤:"爸爸死了也不知道,骗谁啊,你就是想骗好心的子澈对不对?不要脸!"

"我没有,是老师自己......"

女同学也不听许文婷解释,就愤怒地走了。

其他三只鬼突然出现,算命鬼幽幽的在后面说:"看吧,我早就说了,不会有好结果了。"

许文婷没有吓到,不会有比刚刚更糟的事了。

她进房,趴在书桌上动也不动。

鬼王不知道要说什么,先看了看她的房间,想转移她的注意力:"这些墙上奖状是你贴的吗?"

许文婷有气无力的说:"我妈。"

"不要读书了,你想做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。"

"我要看电视。"

"那就去吧。"

鬼王鸠占鹊巢,把其他三只鬼都赶出去。

她坐在客厅地毯上打开电视,一台转过一台。

她根本没有心情看:"我明天要怎么办?她们会跟子澈说,全班也都会知道,我会被讨厌,连老师都会知道,我还会被处罚,我要怎么办啊?"

她沉重的倒到地上,闭上眼,等再睁开眼,身后有个影子,她常常看到没脚的,对她来说,此刻看到有脚的,比没脚的更可怕。

而这身影,有脚。

妈呀!她吓得坐起。

她没时间想明天要怎么办,她得先想想今天要怎么办。

 

标签: 我与亲生的性关系 两个体育生男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