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磁健康网

娇妻被别人带去杂交水稻田里 全身都被弄脏了

admin

娇妻赶紧摇手:"不是,我是说你的手,今天不要打球!"

听的人还是不明所以,娇妻又忙着瞎扯:"是今天,我觉得今天会下雨。" 

两人往外看,今天可是大晴天呢。 

"娇妻,跟我回办公室一下。" 

被老师点到,娇妻难得会觉得庆幸。 

她背着书包跟老师回办公室。 

娇妻被别人带去杂交老师:"你今天留下来帮我把这两张考卷,我打勾的地方留下,其他的删掉,把这两张合并成一张。" 

"可是老师我今天要早点回家。" 

"少来,你妈又不在家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。放心,不会叫你做白工,我请你吃晚餐。" 

"是真的啦,要回家读书啊。" 

"不急,依你的程度,今天不读也没事,我之后再帮你加强作文。" 

"不是啊老师,你也知道我家的状况,如果我不早点回家的话......" 

"是你爸回来了吗?" 

娇妻一头雾水。 

猛烈撞击顶弄阎罗王紧张地抓住她的肩膀:"那你很危险,要不要申请保护令?" 

虽然娇妻还是一脸疑惑,但为了脱逃只好顺着老师的话说:"不用,我只要早点回家就好。" 

此时,锺子澈刚好跟陈世恩在后面放置英文作业。 

阎罗王叫道:"锺子澈,你送娇妻回家。"

锺子澈默默的,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就走了。

阎罗王说:"还不快跟上。"

虽然鬼王对这一切也是一知半解,但也跟着喊,还不快跟上,语调还很兴奋。

娇妻这才反应过来,喔一声,小跑跟上。

鬼王:"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"

一路上,娇妻都低头抓着自己的制服边角,一言不发。

鬼王不停的在旁边催促:"快说话啊,说点什么好不好?"

娇妻张嘴又阖上,还是一句话也没说。

鬼王:"这场戏已经很难看啰,观众不想看默剧喔,快点快说话。"

娇妻气得转头瞪他。

两人骑着脚踏车出校门,锺子澈:"骑哪边?"

娇妻从另一个世界被拉回来,急忙回答:"右边。"

绿灯行,车在动,人在动,脚踏车也在动。放学时间,马路上的车子特别多,拥挤的谁也快不了,鬼王清楚看见娇妻脸上的汗水往下流动。

但,一样没戏。

红灯停,鬼王:"快,骑到他身边去,跟他说话。"

"不要,过去很尴尬,我不知道要说什么。"

"你忘了我会灰飞湮灭的这件大事吗?"

娇妻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,看起来好像跟别的鬼一样,她松一口气,"我会努力啦,不管怎么说,我们是一起回家了,也算比昨天更进步了吧?"

一直到到家的巷子前,两人都没有说话,"我家就在前面了,谢谢。"

"都送到这里了,我陪你过去吧。"

一直到家门口,娇妻在脑海中脑补出一场缠缠绵绵到天涯,十八相送送不完的大戏。

"谢谢你送我回家,掰掰。"

"掰掰。"

娇妻关上门,就靠在门上傻笑。

鬼王无声无息地飘到她眼前:"你刚刚是被告白,还是牵手接吻了?什么都没有,一点进展都没有,你到底在开心什么?""

娇妻整个好心情都被破坏,正要出言反驳,就听鬼王叫起来:"欸我的手,我的手好像更透明了,都是你太不积极了,快,至少出去再说一句话啊!"

娇妻被他吓得慌张起来,开门就要往外跑,却又停下来问:"要说什么?"

"随便!能说一句就要说两句,能牵手就要给我十指相扣懂不懂!积极一点嘛!"

娇妻冲了出去:"那个,我......"

叭叭,突然一辆煞不住的机车冲了过来,锺子澈没有思考,一个箭步上前,抓过娇妻,机车快速通过,两人摔倒在地。

两人摔得四仰八叉,娇妻上半身都压在锺子澈身上。

被压在底下的锺子澈闷声说:"我的手好像断了。"

刚摔倒的娇妻还来不及痛完,就惊的跳起来,低头看他的手,只感觉有一桶冷水从头浇下。

标签: